非梦似梦

【全员】一个人的凹凸大赛【1】

内含全员,(好像是?)

稍微刀子。

至于还没写的人还有很多没出场,下一章再说?

Are you ready?

Go!

………
“滋……”

  绿色的刀尖端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烈斩已不复原来的完好,染上刺眼的鲜红,而刀口也残缺不齐。

  白发的男子也如同他的武器一样,浑身都是血色,再也看不到原来的颜色,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他清冷的紫眸看着自己脚下还带着余温的累累尸骸,脸上依旧毫无波澜。只是紧抿的唇和苍白的脸色暴露了他的伤势。

格瑞淡然的收回烈斩,咬牙捂住受伤的伤口艰难地移动脚步,但伤口处依旧流出源源不断的鲜血。

失血过多而眩晕的无力感渐渐包裹了他。

已经……坚持不住了吗?

“咳…”

他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无力地躺在地上,紫色的眸渐渐失去神色。

疲倦。

可惜,再也保护不了那个笨蛋了…

“格瑞!”

一声紧张地呼喊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朵,同时一抹耀眼的金色也闯入他逐渐模糊的视野。

“格瑞,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来人紧张的握住他的手,微微颤抖。

“格瑞,你不是答应过我陪着我的吗?不要反悔啊……”

少年痛苦的哀求声和泛着冷意的泪珠,那些平时能让格瑞心软实现他的要求的东西,却在生命的流逝下那么无力。

“金……活下去。”

格瑞用尽全力的挤出一句话,眼前便被迫陷入一片黑暗,身体也毫无知觉,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璀璨的金色渐渐转变成白色,还有被黑暗侵蚀的血瞳。

“活下去吗…”熟悉的嗓音飘忽着,带着一丝诡异的阴森语调。

【参赛者格瑞,死亡。】

还记得,在阳光下少年令人目眩的笑容和让人心动的话语。
“怕什么,反正有你在啊!”
呐,金。
你是我的光,亦是我的救赎,真希望,在死去的那一刻,也能看见你灿烂的笑颜。
………
六天前。

在凹凸大赛进入末期,丹尼尔突然向所有参赛者发出一个引起所有人暴乱的通告。

【凹凸大赛只能活下一人,最后胜出的参赛者,将成为新一任大天使。】

一时间大赛的所有人心情都沉入冰点。

活下的,只有一人。

这就意味着所有亲人、伙伴、朋友都得死。

而成为第一,将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战争如同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而触碰到这个弦的,是在三天后,丹尼尔再一次发的通告。

【10天内,如果还有第二个人活着,那么所有参赛者都得一起死】

十天,这两个字被鲜红的字体标出来,压的所有人都透不过气来。

所谓的欲望、贪欲,还有对生的渴望,都被这鲜红的字体激发出来毫不留情地将心中的仁义底线----碾碎。

杀人,成了常态。

弱小的参赛者都为了活下去而结成一个利益之上的联盟----以团队之力击杀前几名的参赛者,最后在弱者之间一较高下。

而前几名的独行侠,都被作为首要目标击杀,其中,就有----格瑞,安迷修等人。

……
【参赛者格瑞,死亡。】

这一消息在大赛上引起轩然大波。

“你知道吗?听说大赛第二名格瑞,被30多人设计骗入嚎哭地穴,打算联手杀死,但那30多人全军覆没,才将格瑞打成重伤,最后被一个白发红瞳的少年杀死了。”

“白发红瞳没见过有这样的人呢,刚在又出现了个强劲的家伙,不过为什么之后一点消息也没有?”

“不知道诶。”

凯莉和紫堂幻坐在那两个参赛者附近,听到白发红瞳这四个字,心便忍不住一沉。

白发红瞳……不就是鬼天盟覆灭的那天,金发狂之后的样子吗?

金绝对不可能会杀死格瑞的,只有可能是……亲眼看着他死亡。

真是无法想象,金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只从格瑞死亡的那一天开始,金就不知所踪了,他们到处寻找金却没有丝毫消息,死亡名单里也没有金的名字。

他到底去哪了呢?

凯利烦躁的捏着手中的老骨头,把它疼得哇哇大叫才松开手。

格瑞那么强的人都死了,这个凹凸大赛真是创世神的开的一个玩笑啊。

而参赛者,可能只是他的一个好玩的玩具罢了,用完即废。

如今是限定时间中的第四天,还有不到六天自己就要死了吗?

这狗屁不通的大赛!

凯利愤恨得咬碎了口中的棒棒糖。

……
火焰山处,这里盘踞着凹凸大赛里最强的战力,而且是一个三人团队,所以即使是联盟的参赛者,也不敢轻易招惹。

然而,今天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轰……”

地面凭空裂开了一道道裂缝,数十个黑色的箭头与大罗神通棍纠缠在一起,再猛的分开。

嘉德罗斯抬手收回被甩开的大罗神通棍,将它搭在背上,擦去嘴边的血迹,金色的眸满含阴翳。

“你伤了他们。”眸中带着毁灭一切的怒火。

金血色的瞳没有丝毫波动,只反复吐出一句魔障的话语。

“活下去……所有人都得死……”

诡异的笑容不复往日的阳光,反而充满疯狂和阴森。

嘉德罗斯的身后,祖玛抱着伤痕累累的雷德,他的一只手臂已经被切断,腹部被划过一个空洞的口子,身体内不断响起电流短路的咔嚓声。

祖玛一语不发的搂着雷德残缺的身体,白色的头盔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眼神,但颤抖的手显现出他强烈的不平静。

“祖玛……”

雷德勉强扯出一丝笑容,用还完好的一只手抚上祖玛的脸,中间还传来一阵咔咔的错位声。

“祖玛……别生气了……人造人是不会感到疼的,你受伤了,我才会心疼呢…”说话间,体内传来的短路声越来越大。

“别说了,求你,你会死的!”祖玛颤抖着声线,几乎要向雷德吼去。

“祖玛,要是我是真的人就好了,做鬼都能跟着……”雷德的手渐渐滑落,失去了动力。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我先走一步……”

红发的男子的手无力地掉下,倒在地上便没了声息。

【参赛者雷德,死亡。】

“祖玛,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红发马尾辫的男子信誓旦旦的发誓,得到的却是绿发少女的一个白眼。

嘿,祖玛,我最喜欢你了……

“雷德……”

------
啊,写新开的脑洞就是爽,炒鸡顺畅的。

这篇文有点刀子,但最后还是好的,毕竟老人家受不了刺激。

至于我的另一篇文:【鬼屋花果山、海盗船和旋转木马什么的真好玩】明天就会完结啦!交叉更新什么的不要太爽。

如果心情好,没准还会写个凯莉新闻社番外什么的?

最后,求推荐求喜欢求关注!(我不要脸)

鬼屋花果山和海盗船还有旋转木马什么的最棒了【2】

鬼屋篇

【含瑞金,雷祖,金毛组,凯柠,瑞嘉】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校园pa+游乐园pa】

_______我是可爱的分界线______

游乐园很快就到了,所有人都带齐了东西准备就绪。

让金吃惊的是,格瑞真的带了满背包的牛奶,其他一点都没带,一点都没有…

凯莉和柠檬两个人都带着一副墨镜,然后拿着一个相机,啃着棒棒糖,悠悠哉哉的照着他和格瑞,还有安迷修和雷狮。

“凯莉,你在干嘛呢,为什么一直照我们啊?”

金挠挠头,一脸好奇的问道。

凯莉手上一顿,拿着相机猛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只是在四处照风景,你们身后的风景比较好看罢了,对,没错就是这样。”凯莉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o⊙)哦,这样啊”金非常单蠢的信了。

而凯莉没有再补充什么,赶紧跟金挥手再见了之后,兴奋的捧着相机朝安迷修和雷狮的方向走去。

誒…为什么是安迷修和雷狮的方向,还有凯莉不管柠檬了吗?

金有着满肚子的疑惑,而柠檬只是幽幽的看着他们,也不跟着凯莉离开。

金也懒得管了,干脆的朝格瑞扑过去“格瑞,格瑞~我们去鬼屋玩好不好,听说那里有迷宫玩~”

------

嘉德罗斯一下车就直奔目的地-鬼屋,他很期待所谓的花果山是什么东西,毕竟他可是西游记的脑残/狂热粉,一本厚厚的西游记的能倒背如流。

而雷德和祖玛当然是跟在嘉德罗斯后面的,于是红绿灯三人组向着游乐场的鬼屋进发。

“祖玛,祖玛,你说鬼屋里有什么鬼啊?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雷德非常自信的拍了自己的胸口。

“……”祖玛丝毫没有理睬雷德的意思,跟着嘉德罗斯不紧不慢的走,而雷德的的声音几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传入她的耳膜。

“祖玛,祖玛,我听说鬼屋里是冒险制的,要通过迷宫,才能到达花果山,中间还有妖魔鬼怪驻守,好多人都没有通过……”

雷德叽里咕噜的好半天,嘴上便被一个棒棒糖塞住了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祖玛,祖玛,这是你送我的吗,好开心~”

“闭嘴,吃完糖再来讲话。”

雷德顿时不说话了,乖巧的啃着祖玛给的棒棒糖。

#祖玛有特殊的治疗话痨的技巧#

鬼屋很快就到了,嘉德罗斯一踏进鬼屋里,就感到一阵凉气环绕,他双眼环视着四周阴森恐怖的女鬼,怪叫着的声响,染着鲜血的手臂……颇为无趣的嗤笑了一声

“一群渣渣,一点都不好玩。”

话刚落音,就听到一声熟悉的惨叫声。

“哇!!!格瑞救命啊!”

嘉德罗斯回过头,果不其然就看到一个渣渣在四处逃窜。

皱了皱眉,伸手拎起了金的衣领,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你这个渣渣怎么在这里?”

嘉德罗斯不屑地冷哼一声,要知道他从看到金开始就莫名奇妙的讨厌他,干嘛要和他有相同的发色?他可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还妨害到他和格瑞打架的时间!

“我…我就是觉得这里好玩,结果没想到这么吓人。”

金见到一旁有人,松了一口气,解释道。

格瑞看见两撮金毛在黑暗中尤其亮眼,特别是其中一个杀马特菠萝头。(你好像没资格说别人…)

“嘉德罗斯,你放开他。”

“呀,格瑞,你跟过来了啊。”金有些心虚的叫唤。

“笨蛋,叫你跟紧我,结果你自己被吓跑了。”格瑞无奈的扶额。

“格瑞?你怎么和这个渣渣在一起?还不如和我打一场呢。”

嘉德罗斯挑衅的挑挑眉。

“……我不想和你打。”

格瑞无语,他天天被这个跳级来的嘉德罗斯叫嚣着要比成绩,比体能,什么都要比一场,他也不想和这个哪怕过了生日也是九岁的小学生计较,每次都没有尽全力,结果他好像看出来了,嚷嚷着要让自己认真的和他打一场。

“哦?这可由不得你。”

嘉德罗斯将金抛给祖玛,摸着下巴沉思片刻,“要不我们比赛谁先到迷宫的尽头,”他挑衅的冲格瑞一笑“赌注是-----金。”

“你敢。”格瑞目光一沉。

“我怎么不敢,金现在可在我的手上。”

嘉德罗斯吹着口哨,转身率先进入了迷宫路口,雷德祖玛拉着金也跟着走了进去。

金:???所以说为什么赌注是我?

---
嘉德罗斯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一路都感觉自己碰到了好多次浑身是冰块的女尸,而且长的还一摸一样,更可疑的是胸前挂着一个相机,脸上带着一副墨镜。

然而并没有因为这个女尸而出现什么危险。

他此刻站在迷宫的尽头,低着头输入得到的线索提供的密码。

伴随着咔的一声,锁开了。

嘉德罗斯叹了口气,格瑞竟然一直都没有跟上来,连他的身影都没有看到。难道他放弃了金?不过算了,反正这次比赛是自己赢了。

嘉德罗斯心情颇好的伸手准备打开机关门锁。

只要按到那个红色的按钮就可以了-----

然而,嘉德罗斯伸出的手猛的僵住了。

诶诶????碰不到???

他尝试跳了跳,还是够不到…

#身高绝对是硬伤#

这他喵就尴尬了。

就在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时候,雷德机智的蹲在地上“嘉德罗斯大人,你站在我肩上试试?”

“……”嘉德罗斯幽幽的望了雷德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咬牙切齿“你敢说出去就死定了!”

然后踏上雷德的肩,按到了按钮。

#身高不够,雷德来凑#

新世界的大门红绿灯三人组渐渐打开,同时传来一个声音“嘉德罗斯,你输了。”

金:(⊙o⊙)…

“格瑞???你不是在我后面吗!”

“迷宫有一条近道一条远道,你们走的是远道。”

“……”

-----
在格瑞抱得美人归,哦不,是救回好友的时候,嘉德罗斯带着一脸不爽的表情来到了花果山。

结果花果山竟然什么鬼怪都没有,还是一个商场???

“这位小朋友,你看看这个孙悟空的金箍棒,铁质的,又耐用又能打,还很好看,要不要买一个?”一个大叔笑眯眯的拉住嘉德罗斯,举起一个黄黑相间的棍子向嘉德罗斯推销。

小…小朋友?嘉德罗斯更不爽了。

不过看在棍子的份上,他选择忍。

“我已经10岁了,不是小朋友!”

10岁了不也是小朋友?大叔在心里吐槽,不过他面上一派慈爱“哦,这样啊,小伙子,来看看这个棍子呗,买回家做个纪念。”

“……我买了”

嘉德罗斯获得武器:大罗神通棍×1

____我是可爱的分界线__
我感觉我有点OOC了…怎么办呜呜呜…

其实这是我玩语c时的一个梗,那时侯还没结束就不玩了,所以一直念念不忘想要完结。当时语的是雷德,祖玛不在线,于是全程我都在说话,祖玛一言不发被我拉着跑。

然后某个混蛋雷狮在一旁吐槽:祖玛是充气娃娃嘛?

我当时就:&@**&##*了

所以下一次雷狮和安迷修的戏份……嘿嘿嘿,先替雷狮抹一把辛酸泪,安哥会很给力地帮我报仇。(猥琐)

还有就是隔瑞终于叫金跟着他了!不是叫他离远点了!快给我鼓个掌!

还有哦,你们猜到那个女尸是谁了吗,猜到的在下方评论吧~

鬼屋花果山和海盗船还有旋转木马什么的真好玩【1】


【含瑞金,雷安还有什么的我不想概况。】
【微甜】
【校园pa+游乐园pa什么的最棒了】
……

“同学们,明天我们学校会组织大家去游乐园春游。”

在一片嘈杂声中,丹尼尔笑着拍了拍桌子,强调道。

“丹尼尔,那么无聊的地方,老子才没心情陪你们玩,还不如去喝酒撸串。”

雷狮烦躁的打了个哈欠,双脚搭在桌子上,无聊的神游:要不趁机逃课出去酒吧那里玩去?

“听说那里有市区最大的海盗船,你不去就算了。”

丹尼尔状似遗憾着点点头,拿起笔要在报名表上划去雷狮的名字。

突然,一只锤子模样的笔朝丹尼尔脸上飞过去,丹尼尔头微微一偏,躲过了那一支笔,准备划掉名字的动作也被打断了。

“丹尼尔,别那么着急嘛,我只是说不想去,你看我那么安分守己(?),怎么会不去呢~你说是不是?”

雷狮这个爱喝酒,爱逃课,爱打架的不良学生说出这话还真没有说服力。

而雷狮同意了,当然卡米尔他们就更没有异议了。

“渣渣,我又不是小学生,去游乐园那么幼稚的地方干嘛?”

跳级来到高中的九岁的小学生嘉德罗斯转着他的黑黄相间的笔,不屑的撇了撇嘴。

“……”

丹尼尔已经找不到回应嘉德罗斯的吐槽。

“游乐园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啊,比如说鬼屋,我记得鬼屋里面有一个独特的花果山场景……”

“我去。”

嘉德罗斯服气。

丹尼尔笑了笑,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安迷修,他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老师,凯莉小姐让我帮她明天搬东西,我能不能……”

“他去。”

雷狮非常果断的打断安迷修的话,捂住安迷修的嘴。

“唔唔唔…”恶党!

安迷修恶狠狠的瞪了雷狮一眼。

雷狮得逞的笑了笑,凑近安迷修的耳边,轻轻哈了一口热气,将安迷修激的浑身一颤,才慢悠悠的开口:“我记得游乐场好像有旋转木马……”

安迷修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计较刚刚雷狮的动作,被雷狮松开地的嘴问道“真的?”

然而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又有些犹豫,“可是…”和女士的约定,作为骑士怎么能反悔呢……

凯莉慢悠悠的戴上一副墨镜,用一种早已看穿一切的眼神,一边无视雷狮威胁的目光,一边说道

“安迷修,反正明天我也要去游乐园,你后天再来帮我搬东西也行的。”

“真的?谢谢你。”安迷修松了口气。

“格瑞,格瑞,你去吗,游乐场好好玩啊,我们两个去玩好不好?”

金有点小激动,一个劲的摇晃着同桌格瑞的手臂,兴奋的询问。

格瑞被那个‘两人’吸引住了,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春游要带上好多零食,在那里吃个够!对了,格瑞,你要带什么?_?”

金还没去呢,就已经打算好了要买的零食,顺口问了格瑞一句。

“牛奶。”

“没了?”

“没了。”

丹尼尔已经习惯性的将班上的‘粉红气泡’和‘冰冷冷的狗粮扑在个别人脸上’的情景无视,确定好人数便继续上课了。
……
啊啊,第一次写故事,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还有下一篇是螺丝去花果山的剧情,格瑞和金,还有雷德祖玛也会去哦。

至于安哥和雷总会不会坐到旋转木马和海盗船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外,求关注求点赞~~~【比心心~】